SOHO中国 首页

新闻与媒体

为什么房地产在中国如此发达? 潘石屹指出国人骨子里的原因

潘石屹/SOHO中国董事长

2017-07-18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过去一年,我去了一些地方,见了一些有意思的人,读了一些书,听了一些课。最大的体会是,社会变化得太快了,未来可能变化得更快。在这里我借用李开复的一个判断,当然我是同意他这个判断的:

10年后,因为人工智能的普及,有一半人的工作将被替代。

10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个瞬间,如何来看待这个巨变呢?我想把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放得长一些,放在10万年的范围之内来观察。以下结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类学家研究并公开发表的成果,我在这里只是借用。

大约在10万年前,人的FOXP2基因发生了突变。对于这个时间点,有科学家说是8万年前,也有人说是12万年前,我们不用纠结于确切的时间,因为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些误差都不太重要。这次突变的第一个标志是上颚收回,形成了口腔空间,具备了人说话的前提。此前的人类是没有语言的。从此人类语言诞生了,人与人可以交流了,每个人的思想联系起来了。第二个标志是手的进化,大拇指下移,与其它四个手指分开了。这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从此人可以使用工具了。这次一个小小的基因突变,让人的智力、思想产生了一个飞跃。

随后人类再次进入缓慢的平台期,一代又一代人简单重复着相同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今天,我们迎来了又一次大爆炸式的巨变,比10万年前的那次更猛烈、更惊人。简单说,10万年前的那次巨变是人类自身的基因突变,是会说话和会使用工具。而今天的这次巨变是人类社会整体的“基因”突变,是人类一体化、是人与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是全球化。这里说的全球化,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贸易往来,而是包括人类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全球化。

这次人类社会的“基因”突变有哪些表现呢?先看两个例子。

如果把时间的刻度锁定在50年之内,把地域锁定在中国,仅以GDP指标来衡量社会发展,我们会发现,以2001年中国加入WTO为界,到2016年这十六年间,中国社会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大约是前面50年的7倍。如果画成图表,会发现这条高速增长的曲线非常陡峭。中国加入WTO取得的成就正是因为顺应了全球化的历史趋势。

如果把时间放宽一些,以百年为刻度,把地域也放宽一些,放到全世界来看,我们会发现,这几百年的变化,尤其是在文艺复兴、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增长是呈几何级的。很多学者已经用各种各样的文章、公式,对工业革命带来的高速发展进行了总结。而中国的学者总是在叹息,在全球工业革命高速发展时,中国却因为闭关锁国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机会。

这次人类社会的“基因”突变从何时开始的呢?或许从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开始,或许从文艺复兴开始。虽然开端比较模糊,没人说得清楚,但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却清晰可见,工业革命、信息革命都顺应了这样的趋势。电话、电报、轮船、火车、飞机、互联网这些介质,把全世界的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这一次突变的意义,比10万年前人类自身的基因突变更加伟大,因为这是人类成为一个完整的庞大生命体时发生的突变。

人的个体与人类社会之间的关系,在突变期和平台期是完全不同的,只有通过不断的思考才能感悟其中的规律。那些在巨变的时代有所成就的伟人,都窥视到了其中的部分道理。

生活在18世纪英国小镇上的亚当·斯密,是能顺应时代变化的伟人。他写出了历史性的巨著《国富论》,提出了社会分工的理论。在人类社会的“基因”突变过程中,给整个经济运行带来巨大影响的就是社会分工。你为我做事情,我为他做事情,你为我服务,我为他服务。因此亚当·斯密形成了不同以往的经济学观点,紧紧抓住了时代的变化趋势。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也是能顺应时代变化的伟人。他的贡献用“改革开放”四个字可以高度概括。很多人认为,改革比开放更重要,在我看来恰好相反,我认为开放比改革更为重要,因为开放是把中国放到全球,放到全世界中,让中国去适应新秩序。这符合人类整体“基因”突变的大趋势。

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不是因为他自身的伟大,而是能够顺应历史发展变化的趋势。如果逆着来,就会倒退。现在有些人和他们的做法,比如限穆令、脱欧等等,就是与时代发展格格不入的。


这几十年来,伟大的公司也都是顺应全球化大趋势的。Facebook没有雇佣一个编辑,却前所未有地把全世界不同地区、不同种族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淘宝没有一家实体店,却把全世界的买卖双方联系在一起,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集散平台。

在过去的两百年里,人类作为一个个单独的个体,我们身体的能力有所提高吗?答案是微乎其微的。从体育比赛成绩看,我们并没有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我们的大脑也没有进化的更聪明。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医疗水平提高,我们的寿命延长了。

这两百年里,人类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我们的能力有所提高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断升级的工业革命、全球化的推进、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让全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呈指数级的增长,远超之前几千年几万年的变化。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因为在这短短的两百年间,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第一次紧紧连在了一起,像人的一个一个的细胞一样,形成一个有机的、庞大的生命体。只有人和人之间紧密连接合作,人类社会的生命体才能健康运转,实现快速发展。人类社会现在正处在一个巨变的时代,一个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时代,而我们正经历着这次伟大的巨变。

如果像切蛋糕一样切开这个巨变的横断面,我们会发现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物理层面的连接。智能手机,微信微博,5G网络,一次次的技术进步,使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极大扩展了人类的活动半径,东半球的人可以实时地了解西半球的人在做什么,地理上再远的距离也不是问题。这个层面的问题是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们思考和解决的,而且我们看到了这些问题解决得非常好,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各个行业的突破。

第二个层面是制度层面。它的要求是统一,包括政治、法律、经济等范畴,比物理层面更高一级。一个个的例子告诉我们,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之间、不同种族之间的连接与合作,会提高社会的整体效率,推动人类的进步。WTO打破了国家之间的限制,建立起了有效的世界贸易体系。欧元区的建立消除了汇率风险,降低了成员国之间资本流动的成本。巴黎气候协定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促进了环境保护。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也是如此。这是政治家、经济学家们需要去关心的。尽管还有各种各样的阻力,但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这是人类社会走向人类一体的第一步。

第三个层面是最高层面,是思想、观念和精神层面。这个层面是最重要的。每个人都各不相同,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是爱和美是共通的。在全球化背景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思想和精神观念呢?是在爱和美的指引下,共享的思想。只有每个人有了共享的思想和观念,全世界才真正成为了一个完整的生命体,每一个人都会去共享自己的资源,为人类社会这个有机的生命体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认为,这第三个层面也是人和机器人的最本质区别:有爱、有美、有情感、有灵魂的是人,没有爱、没有美、没有情感、没有灵魂的是机器,他们是为我们人类服务的。这个层面的问题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是我们每一个人要关心和解决的问题。

对于连接和合作的利弊,我们在中国历史中就能清楚地看到。古代,匈奴进犯中原,是因为他们需要盐、需要布匹。为了阻止匈奴人,汉人从秦朝开始修长城。历史学家研究发现,长城与十五英寸等雨线高度吻合,这十五英寸等雨线是农业文明和牧业文明的分界线。农业与牧业是分工的不同,他们之间应该相互合作,但战争观点是对立的,越对立,造成的问题就越大。越是阻止他们,他们的进犯就越凶。假如当时让匈奴拿牛羊马来换布匹和食盐,双方都会获利,或许许多战争都不会发生。

早在2013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写了一篇封面文章,描述崛起中的共享经济给全世界带来的变化。提到Airbnb改变了人们住宿方式时,写到:那些价格昂贵、拥有者众多却不常使用的东西,最适合共享经济的模式,房子和汽车就是典型的例子。而几年过去了,共享经济的潮流已经席卷世界,在中国大街小巷都是共享单车,甚至连充电宝、雨伞都开始共享了。

对于房子,中国人从古到今都有强烈的拥有欲望,要有一个房产证。早在唐朝中国就有了土地的契约,现在只是由封建社会的地契变成了房产证。中国人拥有房子的DNA根深蒂固,这也是为什么房地产在中国会如此的发达,为什么房价会不断上涨的背后动因。过去10年、20年时间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太勤奋了,建的房子太多了,中国一年建的房子可能相当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一个时代所建的房子。现在中国房子的空置率非常高,造成了社会资源巨大的浪费。

凯文凯利有一句名言:使用比拥有更重要,分享比使用更重要。从这个角度上看,互联网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是反房地产的。所以我们现在就要通过学习互联网、学习人工智能,来进一步了解这个时代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科技的进步让全世界范围内各行各业的共享成为可能,房地产行业也可以把重资产模式转变成轻资产模式,变成一个可以和大家分享资源的平台。我希望我们一起努力,让SOHO中国和开发商同行们建的每一平米的房子、每一个车位都充分地利用起来。

共享经济是中国房地产的未来,也是各行各业的未来。